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下游倒逼上游 大飞机牵引中国制造产业链

2019-06-10 11:2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广东佛山张槎的一家旧厂房内,一面墙上挂满了卤素灯和高压钠灯。开关一开,射出的亮光不仅让人睁不开眼,就连身上的皮肤都能感受到强烈的灼热感。这里是佛山市柏克新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柏克新能”)最初的研发中心。

上海浦东祝桥镇,有一座长305米、宽78米的巨型厂房。100多万个零部件在这里最终被组装成一架完整的大飞机。这里是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国商飞”)C919项目的总装生产线。

一家是佛山乡镇中的私营企业,一家是承载着国人50年航空梦想的大型央企,两家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因为C919装配生产线的供电解决方案而连在一起。

随着国产大飞机C919首飞成功,大飞机上游产业链也受到社会关注。正如首都经贸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孙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C919的意义,不仅在于中国航空工业所取得的突破,更在于它对中国制造业水平的拉动作用。”

占据高铁应急电源市场一半份额

“2毫秒,这是中国商飞对于供电系统应急电源切换时间的要求。”中国商飞总装线相关负责人钟翔(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据他介绍,在2010年总装线规划的时候,就需要寻找一套“可靠、高效、稳定”的整体电源解决方案。

之所以要树立这样的标准,是因为在大飞机总装的过程中需要同时启动多台大型机械,电力系统负担很大,而这些大型机械对电源故障应急处理要求苛刻,只有小于2毫秒才能够确保机器的安全。

事实上,在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中国曾吃过电源控制系统落后的苦头。

当时,包含鸟巢在内的许多体育场馆都采用了金卤灯作为光源。这类照明灯具对电源故障应急处理要求苛刻,切换速度要求小于3毫秒—相当于苍蝇扇动一下翅膀的时间,否则就要重新启动;而金卤灯的启动速度偏慢,倘若电力中断,没有及时切换应急电源,比赛就会因照明故障而暂停。为了保证照明安全,北京奥运会只好采用了更耗电的不间断电源(UPS)方案。

柏克新能副总裁罗蜂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当前市场上主要是双逆变工作方式的在线UPS,在市电正常时,其能量转换效率约为90%,而节能工作状态下的EPS系统在市电正常时,其能量转换效率达到98%甚至更高,将会在未来的节能减排中起到重要的作用。

也正是因为对国产EPS系统有信心,柏克新能在2008年开始相关的产品研发。

罗蜂曾在大型企业中负责电力系统研发,不过,研发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一切都需重新摸索。

据了解,一般EPS系统经过“交流-直流-交流”的整流过程,而其采样模式则会对电路切换的时间有巨大的影响。经历多次研究瓶颈之后,罗蜂和他的团队决定打破固有的思维定势,采取新的采样方式,终于成功把切换时间下降到1.8毫秒。

罗蜂说:“从2008-2010年整整两年研发周期,公司投入接近2000万元,这对一家私营企业来说是不小的数字了。”但也因此,他们获得了广州亚运场馆的订单,还占据了全国高铁应急电源市场的一半份额。

珠三角式产业集聚

“柏克新能的成功经验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产业集聚优势。”罗蜂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

5月10日,中国制造业迎来了首个“中国品牌日”,也正是同一天,国家质检总局经全面考核及公示,正式命名柏克新能所在的华南电源创新科技园为“全国现代电源(不间断电源)产业知名品牌示范区”。

据了解,示范区将以华南电源创新科技园为核心载体,投入超10亿元以提升园区业态。同时,佛山禅城区、张槎街道两级政府将共同出资3000万元,撬动园区企业1亿多元的科研投入。目前,园区已吸引56家电源企业进驻。

2016年,园区产值达到30.26亿元,比2013年园区设立时增长48.3%;产业年销售收入30.12亿元,比设立时增长53.7%,示范区的产业集聚作用已经初步显现。

柏克新能作为最早入驻的企业,已经享受到产业集聚带来的好处。

罗蜂透露,正是透过产业集聚,柏克新能和多家科研机构和院校建立起了合作关系。 “现在柏克新能有佛山、广州和武汉三个研发中心,尤其是在广州与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联合组建的新能源发电技术研发中心以及和广东工业大学的合作,对产品研发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罗蜂说道。

类似的产业集聚经验在珠三角比比皆是。经历了改革开放近40年发展之后,珠三角专业镇已经形成“一镇一品”的产业特色,镇内产业基本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2015年,时任佛山高新区禅城管委会书记胡安泉在上海静安区调研时,就发现静安“主题招商”的发展模式与珠三角专业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下游倒逼上游,拉动制造业起飞

“中国的航空制造商正在积极扩张壮大,对供应商的要求也会增多,可以预期的是将会产生巨大的航空市场。”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钟翔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C919即将开启的航空市场,将成为国内包括材料科学和精密机械制造在内的高端产业的驱动力。

以C919采用由德国利勃海尔(Liebherr)生产的起落架为例,用的是国内目前无法生产的超高强度钢,这种钢材能够在高速下承受大飞机近80吨的冲击。而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国内有几家企业已经开始研制这种超高强度钢材的研究,预计数年内有望部分取代进口材料。

关于下游产业对上游产业的拉动作用,罗蜂和柏克新能也曾两次深切感受到。

第一次是2007年,当时国内主流UPS电源产品集中在100千伏安以下,柏克新能把目标市场瞄准技术更高、市场空间更大的300千伏安以上大功率产品。不久后风口到来,柏克新能也凭此获得了在电源行业的一席之地。

第二次则是在2015年,柏克新能成功研发出模块化电源,单机一个模块容量能达到50千伏安的国内最大标准,可以在保障不断电的情况下排除故障环节。

“往这一个方向研发,是因为我们的客户在现实中遇到这样的需求,而他们的痛点,就是我们的盈利点,”罗蜂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下游企业要求的不断提高,必然会倒逼上游企业不断发展。这是制造业的生存之道。”

孙喜则从宏观层面指出,C919对于中国高端装备制造发展有着火车头式的带动意义。他说,假如中国从未有制造出C919,中国的制造业不会知道要怎样的技术标准才能够造出C919,也就难以厘清我们与先进制造之间的差距,“没有C919,就像没有灯塔一样”。

航空技术作为技术水平与技术壁垒最高的产业,具有极高的技术产出比,它的发展能够带动整个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条的发展。根据联合国国际民用航空组织公布的相关数据,每在航空工业中投入1亿美元,10年后航空及相关产业能产出80亿美元。而根据日本一次对500余项技术扩散案例进行的调查,结果发现居然有60%的技术源自于航空工业。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