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放假门”继续发酵 华锐风电走出困境受挑战

2019-06-11 09:5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不断发酵的华锐风电停工放假事件仍在继续。从12月10日本报刊登《华锐风电停工放假已达407人前景扑朔迷离》文章起,据华锐内部员工向本报记者透露,截至12月18日,又新增了64人到停工放假名单中。

  名单或许还会继续变长

  据华锐内部员工说,无奈的停工放假,既离不开行业的困局,也与企业内部的管理不善脱不了干系。在他们的眼中,代理总裁尉文渊一上台,就强硬地挥舞着大棒,变相地让他们离开。

  名单继续加长

  从11月15日到12月18日,已经有471名员工被列入了华锐风电的停工放假名单中,这比最初曝出的350人,增加了一百多人。

  停工放假到底有没有触及法律风险呢?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赵洪升律师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取停工放假的方式不合理,至于孕妇更应该得到保护,停工放假这一做法依据的是《北京市工资支付办法》第二十七条,这一规定与2008年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相违背,涉及到劳动时间和报酬等重大事项必须要经过职代会,与工会协商,停工放假也侵害员工的再就业权(不解除劳动合同,社保关系不终止,员工无法找工作)。

  质量部的徐朗(化名)提醒记者关注一下北京市的最低工资标准,北京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太低,让一些厂商等钻空子。

  依据《关于调整北京市2012年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我市最低工资标准由每小时不低于6.7元、每月不低于1160元,提高到每小时不低于7.2元、每月不低于1260元。

  对于复工时间,华锐风电没有给出承诺。华锐风电的这些员工或许会经历一个漫长的假期。

  停工放假的名单应该还会变长。刘明(化名)说,我现在经常和记者聊,感觉有些累了,但是也很无奈。

  内忧外患

  记者共约访了四位来自不同部门的华锐风电员工,除市场部员工表示工作紧张,不方便接受采访外,其他人都对华锐风电表现出又爱又恨的纠结。

  随着产业政策的缩紧,国家能源局要求各省区市严格执行风电项目核准计划,不得擅自核准计划外风电项目,华锐的高额库存已经超过80亿元,资金链岌岌可危。

  据华锐风电内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管理层介绍,华锐风电已通过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来补充流动资金。11月21日华锐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为缓解现金流压力,保证其正常经营周转和业务发展需求,将部分闲置募集资金9.3亿元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

  华锐生产单一产品的危险太大,在其最鼎盛的2010年,就应该进行多元化发展。刘明说,华锐每年的大小专利可以达到上千项,但是,真正应用到生产中的却很少,应该加强科研与技术投入,并且促进专利应用。

  湘潭电机股份风电部部长潘文威同意刘明的观点。他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华锐风电没有核心的技术。关键技术都是买来的,只是企业员工多些,企业规模大些,整体实力并不能算是风电行业的龙头老大。

  潘文威还提出一点,华锐选的是带齿轮箱的双馈发电机型,故障率很高,配件更换的成本也很高。这也影响了华锐产品的质量。

  另外,相对于金风科技进军叶片领域,拉开整合序幕和三一电气放弃风电业务而言,华锐风电确实没有迈开改革的步伐。

  在风电行业入冬的今天,风电设备制造企业纷纷寻求与发电企业的合作,而华锐风电依旧孑然一身。没有靠山也被业内人士解读为华锐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

  据刘明说,目前,华锐风电与业主的关系也不是很理想,现在有供应商来问华锐要账了。

  针对华锐内部员工提出的以上问题,华锐方面并没有给予证实。

  作为政策导向性的行业,中国风电业的发展轨迹多是贴合政策路线。现在政策利好不再,行业已陷入整体困境中。

  走出困境?

  尉文渊出任华锐风电代总裁已经约三个月,这位资本市场的传奇人物,似乎并没有顺利地带华锐走出低谷。

  质量部的徐朗告诉记者,除了裁员、停工放假,公司还有其他战略方面的成型文件,已经开始内部调整。

  陷入困境的华锐风电开始把双海战略作为突破口。上述华锐风电内部管理人士告诉记者:华锐成立了华锐风电国家能源海上风电技术装备研发中心,已开发出具有全球领先水平的3兆瓦、5兆瓦和6兆瓦陆地、海上和潮间带系列风电机组,并进行10兆瓦及以上更大功率风电机组技术的研发。5兆瓦海上风电机组已经投入运营,6兆瓦风电机组也已在江苏完成调试并网。

  另外,华锐风电早已开始对新兴市场进行布局,印度、加拿大、土耳其、巴西、非洲等新兴市场,都是未来华锐风电发展的重要掘金地。2011年,海外业务份额是0.77%,截止到2012年上半年的海外业务份额为9%。公司预计到2015年,海外业务将占到举足轻重的地位。

  同处在风电行业的潘文威认为,风电企业要想发展,要在保障质量下控制成本,先活下来。然后采用发电机优化设计、零部件国内采购、批量采购等措施,提升自身竞争力。

  他说:而对于中国风电行业,不能大跃进。首先要提高风电行业市场的进入等级,然后要改变风电企业评估体系,不能仅按生产量来评估一个企业实力,应该综合考虑其产品质量、故障率和发电量。最后,在目前阶段,国家对风电还要进行补贴。

  风口浪尖的华锐风电,依旧负重前行。除停工放假风波,盐城项目被指是空壳、更改风机保质期、贴发票避税等都令这个昔日的风电奇迹雪上加霜。

  风电巨头的光环和1000元的放假工资看似不成比例。据记者了解,很多被放假的员工都已经开始寻找自己的下一份工作。

  对于华锐风电的未来,华锐风电方面并没有给记者回复。刘明是悲观派,他猜测华锐风电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会抛售股权,然后,曾经的风电神话陨灭;而徐朗却是乐观派,他看好风电行业的未来,相信自己供职的公司。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